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(或按Ctrl+D键)
手机看小说:m.xiabook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《傲鹏扣蝶》全文阅读 > 正文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   默认

《傲鹏扣蝶》第十章

    搅拌着手中的咖啡,看着咖啡色汁液在杯子里形成一股漩涡,竟成了沉默气氛中的一种排遣。

    方希蝶与卢嘉芊对坐在咖啡厅里,方希蝶的密集发问换来卢嘉芊的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卢嘉芊自从那天离开办公室后,就没再出现过,方希蝶找她找了一个多月,她终于愿意跟她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“嘉芊姊,为什么突然离职?请你告诉我原因好不好?不要再说职业倦怠。”

    方希蝶不厌其烦地继续问着。

    “希蝶,就真的是职业倦怠,我还有事,我得走了!”卢嘉芊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嘉芊姊,你跟震庭在澳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方希蝶也跟着站了起来,干脆直接问入重点。

    卢嘉芊惊楞了一下,立刻移开视线,“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,你真的不要乱想,再见。”她快速走出咖啡厅。

    方希蝶也跟了出去,或许她该先表明自己的意思,卢嘉芊才会坦然以对。

    “嘉芊姊,我跟你一起走。”方希蝶跟上了她。

    ***cn转载制作******

    两人不知不觉走到公司附近的小公园,一路上,方希蝶不再问卢嘉芊的私事,她先透露了自己的心事。

    卢嘉芊讶异的惊喊道:“希蝶,你不能辜负震庭,你不能喜欢那个龙傲鹏,震庭他很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我感觉得出来,你喜欢震庭,却没勇气面对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小姐请上车。”一道男音突然在方希蝶与卢嘉芊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两人转头看了一眼,一个中年男人拿着一枝枪在她们眼前晃了晃,比着旁边的厢型车,示意要她们上车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方希蝶镇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上车!”那男人推着她们两人上车。

    车里共有三个人,一个人开车,另两个人则看着她们。车子往外县市走,开了一段路后,直接开进一间废弃的工厂。

    他们将她们两人绑在一块儿后,另两人便离去,只剩拿枪的男子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,到底想干什么?”这次是卢嘉芊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方希蝶对不对?”他不理会卢嘉芊的话,抓住方希蝶的下巴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方希蝶没错,如果你要捉的人只是我,请你放了她。”逃出去一个算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放了她,好让她去通风报信,你以为我是笨蛋?多一个人质,我多一分胜算,我一个也不会放。”他歪着嘴角邪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捉我做什么?”她自认为没得罪过人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把终极特务找出来,我要跟他们谈条件。”黑白两道没有人敢碰终极特务,既然是走投无路,他就当那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什么终极特务?我不认识,也没听过,你捉错人了。”方希蝶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捉错人!漂亮宝贝,我不会认错的,要不是你跑到警局采访,让我在电视上看到你,我还真找不到你。”他的手在方希蝶的粉颊摩挲着。

    漂亮宝贝!她听过这句话,那他是那个人蛇集团的头头!天啊,她们竟落入他手里!她别开脸试图躲过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一出现在孤儿院,当晚警方就突袭,我知道那些警察的能耐,能布下这么漂亮的局,一定是终极特务做的。是谁跟你去孤儿院的,你把他找出来就对了,否则,你们两个就准备去卖吧!”

    原来他要找鹏!终极特务是做什么的?鹏是终极特务?方希蝶绝对相信他的威胁,那是他的老本行,不是吗?

    “他人不在台湾,他说他回来会主动找我,所以,你最好放我回去,你才找得到他。”她回想起鹏种种异于常人及超乎常人的行径。

    “漂亮宝贝,我才没那么笨,我会通知你的家人,你们两个乖乖的待在这里等吧!”说完,他跑回厢型车里。

    ***cn转载制作******

    “嘉芊姊,你又觉得胃不舒服了是不是?”她们改被关在一间房间里,已经三天了,这几天卢嘉芊的身体状况一直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还好!”卢嘉芊吞了一口口水,硬压下由胃里传来的呕吐感。

    这几天同甘苦、共患难,两人在简陋、肮脏的房间里,借着聊彼此的心事来度过恐慌的时刻。

    方希蝶把她跟鹏的种种经过,全告诉了卢嘉芊;卢嘉芊也把她对朱震庭的感觉告诉了方希蝶。

    “嘉芊姊,我叫那个坏蛋去买药,要不,就叫他放了你,他的目标是我,不该把你也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希蝶,他不会放了我的,我也不用吃药。”她面有难色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方希蝶意会到了些什么,“嘉芊姊,你是不是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既尴尬又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?”方希蝶激动的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希蝶,我会把孩子拿掉,不会影响到你和震庭。”卢嘉芊紧张的解释着,透露了孩子是朱震庭的。“怎么可以拿掉!?那是朱家的香火血脉,我妈咪一直期待着他的降临。嘉芊姊,震庭会负责的。”“我不会用孩子绑住他,从澳洲一回来,他怕你知道我们在澳洲发生了关系,便拿钱要买断我和他的关系,我一气之下把支票还给他,连带递出辞呈。我知道他爱的是你,我不会破坏他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嘉芊姊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震庭对你没有任何感觉,他又怎么会跟你发生关系,他有必要知道他孩子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立即敲着窗户对着窗户喊道:“喂!你过来一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希蝶,你叫那个坏蛋做什么?”卢嘉芊不解。

    方希蝶正想解释,那个人蛇集团头头走了过来,他脸上始终挂着一抹邪笑。

    “漂亮宝贝,找我解闷吗?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终极特务了吗?你放她走,她怀孕了,不适合待在这种地方,只要你放她走,我帮你跟终极特务谈条件,他会听我的。”她不确定鹏是不是会听她的,一向都是她听他的;不过,她肯定鹏会来救她,而眼前这个坏蛋会遭殃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怀疑你是终极特务的女人,真是太好了,而她又怀孕,你们两个是最佳人质,据说,还没有人质在终极特务的眼前丧生,我倒要试试看。”说完,他哈哈大笑地走开。

    ***cn转载制作******

    鹏一回到台湾,立刻造访方家,他有意跟方氏夫妇谈谈,再跟朱震庭碰面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一进入方家,朱震廷也在场,他们三人皆愁眉苦脸,跟他详诉方希蝶的遭遇。

    “龙先生,五天了,他不准我们报警,也不要赎金,只叫我们找终极特务,终极特务我是听过,但我去哪里找人啊?龙先生,你听过终极特务吗?”方磊频频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这件事交给我处理,我保证把人救回来,他的联络方式是什么?”

    居然直接向终极特务挑战,胆量够大,也可能是豁出去的亡命之徒,又刚好找上蝶儿,可能是那个漏网之鱼——人蛇集团的头头。

    蝶儿最好毫发无伤,否则,他会让他连吃牢饭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龙先生,他每天会打两通电话过来,我们只能等他电话。他今天打过一通了,还有一通。”朱秀娟脸色憔悴。

    “我来等,你们休息一下。”鹏看得出来,他们真的很关心蝶儿。

    “龙先生,我是朱震庭,希蝶的未婚夫。”朱震庭朝他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刚刚他一直没机会跟鹏寒暄,但他的目光却始终跟着他转,他的自信和慑人气息,可以勾起男人鲜有的妒意。

    “我是龙傲鹏。”鹏跟他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朱震庭没他所想的瘦弱,他也算出色;他跟院长研究过他的病例,他小时候的身体的确很差,但随着年龄及抵抗力的增加,只要好好调养即可。

    “龙先生,你真的有把握把她们救回来?我的秘书有了身孕,应该不会伤害到她吧?”一听到绑匪说其中一人有身孕,他就知道是卢嘉芊。

    自从她离职后,他变得十分落寞,除了愧疚,还有担心与思念,现在又得知她怀孕,他有喜有忧,而忧的竟是他要结婚了,那她怎么办?

    “震庭,那绑匪说其中一人有身孕,我以为是蝶儿,你怎么说是卢秘书?卢秘书又还没结婚。”朱秀娟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姑姑,我和希蝶没有发生过关系,我知道是嘉芊,而且孩子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竟有勇气讲出来,那表示他将愿意面对。

    “震庭,那朱家有后了,只是,你不是爱着蝶儿的吗?”

    “姑姑,我也不知道,我现在担心希蝶和担心嘉芊的心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卢秘书心机会不会很重……”朱秀娟还是担心朱家产业外落、断了根。

    “秀娟,卢秘书是个好女孩,公司上下都知道;而这样最好,蝶儿也可以跟自己爱的人结婚。如果我猜得没错,蝶儿爱的人应该是龙先生你吧?”方磊露出一丝微微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跟蝶儿相爱,其实,今天我来拜访你们的用意,就是要跟你们谈我跟蝶儿的事。我也知道你们一直很担心朱先生的身体,其实他的身体已无大碍,他已经有小孩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可是,现在两个女孩全在绑匪手里,一个还有身孕……”朱秀娟有些不支的跌坐在沙发里。

    “方太太,以我的经验,我确定她们目前没事,而我有把握把她们救出来,他应该是要跟我谈条件。”如果已撕票,不可能敢再找终极特务。

    “龙先生,你是终极特务?”朱震庭几乎可以肯定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秀娟,那就不要担心了,没想到这次意外多了个媳妇与女婿,那两个女孩回来后一定会很高兴。”方磊拥着朱秀娟安慰着。

    方磊话甫落,电话铃声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鹏先在电话上装上追踪器,再按下免持听筒,他好方便计算方位。

    (找到终极特务了吗?)那人的口气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,这声音鹏认得,“我就是你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(很好,你的女人在我手里,想要她完整的回去,就答应我几个条件。)

    “说!”鹏快追踪到他的方位了。

    鹏刚刚发射出紧急讯号给伙伴请求支援,此时,其他终极特务透过鹏耳中的无线电,也准备行动了。

    (安排我出去,我要去美国,另外再加一千万。)

    “我要确定人质安全。”

    (你的女人我怎么敢碰,不过,你若不答应,以那个漂亮宝贝的姿色,我可以卖到不少钱。)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怎么碰面?”鹏已计算出他的方位,用手上的手表发射出方位密码。

    他的计画是,他跟绑匪周旋,其他终极特务赶到现场救人。

    (你多久可以准备好?)

    “马上。”

    (马上?终极特务也会唬人?)

    “我保险箱里的现金超过一千万,至于你要去美国,我半小时内可以帮你弄本护照。”

    (好,那半小时后,我在……你们是谁……)接着,便是电话听筒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方磊、朱秀娟、朱震庭也被突来的变化吓到,他们怕事情会不受控制的发展,危及两个女孩的生命。

    鹏耳中的无线电响起,(鹏,人质安全,目标落网,方希蝶我们带回别墅区,另一位女孩马上送回。)“人质安全救回。”鹏朝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算是见识到终极特务的本事了。”方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龙先生,谢谢你,我祝福你跟希蝶。”朱震庭紧握住鹏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也祝福你,你未来的老婆平安无事,待会儿马上会送回来。方先生、方太太,蝶儿我先带走了。”“下次碰面,该跟蝶儿一样,喊我们爹地、妈咪了!”朱秀娟是丈母娘看女婿,愈看愈有趣。

    “告辞了!”鹏微微一欠身,转身离去。他急着看他的蝶儿。

    ***cn转载制作******

    一回到别墅区,方希蝶并不在鹏的房子里,他找遍了整个别墅区,才在鹰的房子里找到她。

    鹰跟魏凝霜正在逗弄着他们的孩子,方希蝶也插上一脚;握与沉依柔为即将临盆的孩子命名;鸠则趴在孟雨彤微微凸起的肚子上,与腹中的小孩说话;雕抱着唐楚翎坐在他的腿上,一只手也抚着他那未出世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鹏回来了!”不知哪个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那庆功宴可以开始了!”另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庆功宴可不可以明天再开?”鹏直接走到方希蝶身边坐下,拥她入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明天再开?你老婆今天回归你的怀抱,值得庆祝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只剩我还没当爸爸,如果,我今夜让她受孕,那明天的庆功宴会多一桩喜事。”

    “鹏……”方希蝶羞得窝进鹏的怀里。

    在鹏还没回来前,一群女人已经告诉她,该如何做终极特务的女人了!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得先回我那里去,庆功宴明天开。”鹏一把抱起方希蝶,走回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众人含笑目送他们离去后,也迫不及待回房互诉这一个多月离别后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鹏将方希蝶放到床上,两人默默相视着,所有的情感与爱意,在此刻无言的交流、倾诉着。

    “鹏,我也好想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蝶儿,我会给你,现在。”他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浓烈旖旎的另一场情爱,在终极特务的别墅区里,轰轰烈烈展开,也画下完美句点-

    完-

    ★〈终极特务〉系列——

    1.欲知鹰是如何以深情掳获爱人的心,请翻阅《冷鹰攫情》

    2.想一窥鹗与沉依柔的狂情炽恋,请翻阅《狂鹗窃心》

    3.想知道鸠的追爱故事,请锁定《邪鸠偷香》

    4.想知道雕如何抱得美人归,请看《浪雕掳爱》

wwW.Lzuowen.com
上一章 返回列表 (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)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莫辰作品集
莫辰其他作品: 《惹祸保送生》《霸王的病妃》《陌生恶夫》《飞来情祸》《浪雕掳爱》《相思汪汪叫》《放电女王》《别克美人》《天生贵妇命》《邪主的哑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