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(或按Ctrl+D键)
手机看小说:m.xiabook.com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   默认

《看上总裁情夫》第十章

    救护车的声音刺耳的划过黑夜,教人不由得打起寒颤。

    前面吵死了,她好奇的钻进人群查看发生什么事情,只见一个男人倒在血泊之中,死状悲惨得教人想转身走人,可是眼皮无由来的抽动了一下,忐忑的心跳似乎在预告着什么,她无法阻止的脚步慢慢贴近那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“阿朗!”欧阳喜儿尖叫的坐起身,双眼在微弱的视线中瞪视了一会儿,原来刚刚看见的景象是一场梦,连忙转头看看身旁的人……空的!

    怔了一会儿,脑子总算跟现实接轨了,她真是睡糊涂了,因为今天阿朗不确定会忙到几点,担心她为了等他不睡觉,决定回自己的住处过夜。

    看着窗外,天色已经转成清晨的阴灰,太好了,早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睡得真的很不安稳,因为晶晶说了那些扰人心神的话。阿朗又正好不在身边,心里头难免会有牵连,他在做什么?回家休息了吗?好几次,她想打电话给他,确定他是否待在温暖的被窝了,可是又害怕自己的电话会增加他的负担,她可不希望他半夜飙车来这里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婚姻的牵绊,但是他时时刻刻存在她的心上,她的脑海,这其实就是最大的牵绊。

    这时又传来一阵救护车的声音,她不由得皱起眉头,怎么今天那么多救护车的声音?

    眼皮没来由的一跳,梦中的画面再次浮现眼前,那清晰的景象触目惊心,实在很难教人心安。

    急忙跳下床,刷牙洗脸换衣服,不到十分钟,她已经搭上计程车前往霍延朗的住处。

    清晨的路上交通顺畅,平日要塞上一个小时的车程,这会儿不到半个小时就飙到了,反倒是豪宅的层层关卡教人感受到咫尺天涯的无助,从确定主人是否在家,直到见着了主人,她被拖延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“我在作梦吗?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吗?我的小喜儿一大早就给我那么大的惊喜!”霍延朗似乎早就起床了,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背心和西装裤,俊美帅气得就像时装杂志上的模特儿。

    扑过去抱住他,她饥渴的吻住他的嘴。太好了,他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他的小喜儿自动投怀送抱,他怎么可以不狠狠的饱餐一顿呢?

    他抱着她贴在门上,撕扯她的衣服,她也撕扯他的衣服,不到三分钟,他的阳刚已经猛烈挺入她湿润的柔软,激情的吟哦低吼在狂烈的冲刺中不绝于耳,总是不安的心再也不会彷徨了。

    欲望得到纾解,他抱着她回到主卧室,两个人在他的超大浴室洗了鸳鸯浴之后,他又缠着她滚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这么诱人?”这一次他无比的轻柔,细细的吻落在她的颈项上、肩上,好像担心她会被他捏碎似的。

    “阿朗,你应该出门上班了。”她想推开他,可是这个男人真是很黏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中只有你。”霍延朗的甜言蜜语会让女人沉沦,所以她无力挣扎的再一次被他带进激情的风暴,在欲望的世界淋漓尽致的纵情。

    筋疲力尽,欧阳喜儿娇憨的闭上眼睛,这会儿是什么时候并不重要,她安然的躺在他的臂弯里面,知道两个人不只是身体如此贴近,连他们的心都连结在一起……还在迟疑什么,这样的幸福不应该再犹豫不决。“我们结婚吧!”

    全身定住,他刚刚是不是听到“结婚”这两个字?可能吗?这几天他才开始盘算,是不是应该展开第二波攻势了?

    这个反应更预期的不太一样。她坐直身子看着他,声音带着些许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吗?”

    过了大约三秒钟,他如梦似幻的说话了。“你打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干么打你?”她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?今天不是四月一日愚人节?”她明白了,这个男人已经被她折磨到不敢相信她会主动提及这个话题,轻轻的打了一下他的脸颊,她板起面孔很严肃的说:“你的日子不要过得太快了,四月一日愚人节还要再等两个多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要结婚了吗?”他还是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你的步骤太快了,在那之前还要先挑日子,我先说好,我可不要愚人节那天结婚,人家会以为是恶作剧。”看着欧阳喜儿,虽然赤裸的她比较像在诱惑他,而不是在讨论终身大事,但是含笑的目光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,他激动的一把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要一年半载才可以把你拐进结婚礼堂。”

    “三岁的时候,我爹地就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霍延朗把她搂得更紧,他知道她正在告诉他她的过去,这应该就是她原本不想谈结婚,不想谈责任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虽然被爹地遗弃了,但是没关系,我还有妈咪。”他低头亲吻她的发心,借此给她力量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我是妈咪的全世界,我们会一辈子相依为命,可是我错了,妈咪遗弃我投入另外一个人的世界,顿时失去了依赖,这种感觉好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咪不是遗弃你,而是被爱情掳获了,她有了想牵手一辈子的情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对我而言,我确实是被抛弃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就当自己被她抛弃好了,可是你还有我啊,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有妈咪,我还有你,可是有一天,你会不会也抛弃我?到那时,我会变成一个真正孤单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听过最荒谬的话,我被你抛弃的机率比较大吧。”他对她而言好像可有可无,搞得他快得精神分裂症了,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人应该是他啊!

    霍延朗的反应教她微微一怔,她怎么从来没有想过,他也会担心会被她抛弃呢?

    “小喜儿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一瞬的诧异后,她的唇角缓缓上扬,这个男人挑选告白的时间还真是与众不同。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,很爱很爱,有时候没看见你,会觉得惶恐不安,我们会不会变成两个世界的人?生命无常,你爹地又何尝愿意抛弃你到另外一个世界?我不清楚自己的寿命有多长,但是我有一个强烈的念头——我想守护你,在我有生之年。”

    感动的湿意瞬间凝聚眼眶,他干么那么喜欢招惹她的眼泪?真奇怪,个性明明是个超级大男人,为什么心思细腻得像个小女人?

    “爱哭鬼,把你的眼泪收起来,我现在还活蹦乱跳的。”

    吸了吸鼻子,不让眼泪流下来。欧阳喜儿语带命令的说:“你必须答应我,绝对不会遗弃我,要不然,说什么我也不要当你老婆,不要时时刻刻把你挂在心上,想念你,担心你,那种负担很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跟上帝请求,就说我们两个希望同年同月同日死,不过你知道,上帝总是有自己的意思,不见得会答应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这个问题你想办法跟上帝争取,反正我要早你一秒钟翘辫子。”老实说,知道不是她独自承受担忧和不安,心情轻松许多了,可是也让她明白一个道理,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而是两个人的牵绊,这当然是负担,但却是最甜蜜的负担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真是太任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批评我,我可是有样学样。”略微一顿,他忍不住嘀咕。“应该学的你不学,不应该学的。你倒是学得很快。”

    不错嘛,至少还知道他的任性不值得学习,“请问什么是我应该学的?”

    嘿嘿嘿,他笑得好得意,趁这个机会,他要好好的教育她。“爱我,天不怕地不怕的爱我,坚持到底的爱我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着他,双手转而圈住他的脖子,欧阳喜儿不再退缩的向他告白。“我爱你,我会一直、一直、一直爱你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都会勇敢的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哦。”他开心的用额头碰撞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说出口了,这就代表我的承诺,绝不反悔。”她也回以额头碰撞额头。

    两眼徒然一亮,霍延朗满怀期待的说:“这么美丽的日子不应该上班,我们出去大肆庆祝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真伤脑筋,以后她的日子有得忙了,这个男人的花样实在有够多!“你不要找借口偷懒,要认真上班,我也是,想要庆祝,婚期确定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张开嘴巴想反驳,可是她先声夺人的告诉他,如果想结婚,他就别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,这下子果然教他乖乖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难怪霍家那群人急着催他结婚,有了这个女人,他们就等于掌握住压制他的武器,以后他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。算了,他认命了,谁教他那么爱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,左右两手十指相扣,有些话,在他们决定携手未来的这一刻,他要告诉她,“相信我,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给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答应。她相信,真的相信,其实早在他走进她的生命,当他把甜蜜的巧克力递给她时,她就看见幸福了。

    小喜儿,今天的下午茶还喜欢吗?

    喜欢,尤其是巧克力蛋糕,单是闻到香味就快流口水了,我惨了,我快变成小胖子了,结婚那天,你会不会看不见我的脸长什么样子?

    你要再多长一点肉,我抱起来才会更舒服,你有没有想我?

    有,想死了,尤其看到巧克力蛋糕的时候特别想你,好想跟你一起吃巧克力蛋糕哦。

    晚上我会带巧克力蛋糕回去,我们一起吃。

    不要了,一天吃两份巧克力蛋糕,那样子我真的会变成大胖子。

    那你把下午茶分一半给我,晚上陪我吃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巧克力蛋糕已经被我们分掉了。”秦晶晶的声音冷飕飕的在欧阳喜儿的耳边响起,吓得她手上的手机差一点飞出去,这女人干么老是玩这种突然蹦出来的游戏?

    “上班的时间能不能专心一点?晚上回家情话绵绵不够,白天来到公司还要恶心巴拉的传情,你们两个会不会太无聊了?”

    “你在嫉妒吗?”欧阳喜儿甜甜的一笑,还是识相的把手机收回皮包里面,其实她也不喜欢那么嚣张,可是没办法,阿朗就是喜欢宠她,天天派人送咖啡和蛋糕,偶尔连午餐也包办了,她幸福得每天都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下巴微微抬高,秦晶晶像个高傲的女王。“你以为我吃饱撑着没事干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手机传情又没有影响到你,你干么那么计较?好歹每天吃我老公孝敬的下午茶,度量大一点嘛。”她调皮的用手指戳好友的肚子,马上换来好友的狠狠一拍,痛得她哇哇叫,这个女人有够狠!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要一边传简讯一边咯咯咯的笑个不停,吵得人家没办法专心,我保证对你的偷懒视若无睹。”这个女人未免变得太快了,前阵子叫她结婚,好像是逼她跳入火坑的样子,过个年放几天假回来,不但结婚日期订了,每天还笑得花枝乱颤,简直教人傻眼!

    “我……有吗?”她一直很控制自己的情绪,就怕好友们见了笑话她,想想自己前些日子还ㄍㄧㄥ着不结婚,这会儿却乐得当三月新娘,怪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下次我会记得用手机录影存证,还有,你们还没有步入结婚礼堂,不要老公、老公的挂在嘴边,你就那么担心人家不知道你要升格为有夫之妇吗?”

    “阿朗要我喊老公啊!”她好无辜,刚开始也不太习惯,可是三番两次经过阿朗狠狠的“修理”过后,老公就乖乖挂在嘴边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些“修理”,脸儿不禁羞红了,那个男人的花样真的很多,他那间两百多坪的豪宅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被他们当成战场试过了。

    一把长尺狠狠的敲在那颗乱七八糟的脑袋瓜,秦晶晶受不了的翻白眼。“大白天不要露出那种色欲熏心的表情,我们这里可不是淫窟。”

    揉着被打疼的脑袋瓜,欧阳喜儿可怜兮兮的撇了撇嘴。“你干么说得那么难听。”

    “太放纵你了,你会更嚣张。”

    “嚣张的人根本不是我。”她只是被那个男人宠坏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回家管好那个家伙。”“如果他这么好管,我就不会老是被‘修理’得惨兮兮。”修理那两个字几乎含在嘴里,这种事说出去很难为情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千古不变的道理,她和霍延朗之间的情况就是最明显的例子,那个男人永远嚣张狂妄,而她永远被他吃得死死的,当然,偶尔她也会占上风,不过机率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我没听清楚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什么都没说。”欧阳喜儿嘿嘿嘿的傻笑。

    好诡异哦!不过,秦晶晶决定不要追问比较好,她有预感,那肯定是限制级画面。

    李净亚突然连同办公椅滑到欧阳喜儿身边,重重的叹了声气。“好羡慕哦,我也要赶快找个老公嫁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霍延朗派人送来的下午茶点心,她们这些旁边的人也跟着受惠,可是对象不是自己,就是少了那么一点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向月老预定的那种老公,我看是一辈子也找不到。”秦晶晶决定好心的让她尽早从白日梦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要求又没有很高。”李净亚很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她的要求没有很高吗?”秦晶晶转头询问欧阳喜儿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看她要求什么,不会抽烟、不会喝酒、不会赌博、温文尔雅、憨厚老实、工作稳定、大你四岁、排行老大……还有什么呢?好多好多,我不记得了,不过说是要求很高,其实也还好啦。”欧阳喜儿倒是记得当初好友提出这些条件的时候,她们两个的眼珠子差一点掉下来,如果她要求的那些条件可以拼凑出一个男人,那肯定是稀有动物。

    “严格说起来,那些条件确实不算太高,只是这样的男人不存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么诅咒我?”秦晶晶摇头叹气,欧阳喜儿婉转的道:“这种男人存在的机率确实很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把条件删除到五项之内,找到的机率应该会比较大。”秦晶晶干脆把话说得更明白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她的择偶条件确实又臭又长,可是,最顶级的老公当然要具备某些特质,她只是针对这些特质拟出条件而已。

    欧阳喜儿好心的提议。“我来帮你去芜存菁好了,首先是——温文尔雅,一个人的气质很重要,再来嘛,工作稳定是基本条件,再来是……晶晶,还有哪些条件很重要?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相差四岁,当然,男的比女的大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四岁的差距是天作之合,三、六、九都不好,吵个没完没了,然后呢?”她和霍延朗相差两岁,他们两个好像也很会吵啊,不过,越吵越甜蜜。

    “责任感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男人一定要有责任感。要不然女人会很命苦,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能排行老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老么又任性又孩子气,嫁给这样的男人,等于妈妈带小孩。”这根本是在说她自己的老公……距离他们结婚的日期还有一个月,虽然阿朗老是嚷嚷太慢了,还不如直接到法院公证结婚比较快,可是霍家的宝贝一定要有隆重的婚礼,何况他还是霍尔生技的总裁,结婚的排场当然要非常讲究。唉!她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谁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“憨厚老实。”秦晶晶简直是说上瘾了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,小净太笨了,如果遇到太聪明、太狡猾的男人,一定会被欺负得惨惨惨……不对,晶晶,超过五项了。”再继续唠叨下去,她们列出来的条件说不定比女主角原本订下的还多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这样吧。”秦晶晶还握在手上的长尺不客气的朝李净亚的脑袋瓜一敲,“现在,你把这五项条件牢牢记在脑子里面。”

    清了清嗓门,李净亚怯怯的说:“可是,我觉得还是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秦晶晶狠狠一瞪,这个丫头根本没有搞清楚状况嘛!“你还不懂吗?这不是够不够的问题,而是条件越多,你能够选择的男人越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、我知道,条件越多,限制越多,能够选择的范围当然越小,可是,我的要求又是很严苛。”她越说越小声,秦晶晶那双厉眼可以让人瞬间结冻。

    “水泥打造的脑子是无药可救,我懒得管你了,你就继续抱着你那些啰哩吧嗦的条件找老公吧。”扔下手上的长尺,秦晶晶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坐下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欧阳喜儿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劝道:“小净,这感情的事最重要的是缘分,如果你硬要用那些条件来锁定结婚对象,即使真的有这么一号人物出现,他也不见得是你的有缘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找到,一年之内……不用,半年之内……不,还是一年之内,总而言之,你们等着瞧吧!”虽然反反复复的拿不定主意,可是对李净亚来说已是难得的雄心壮志,输人不输阵,喜儿都可以找个总裁情夫当老公,她要个平平凡凡的老公没这么难吧。

    这会儿轮到欧阳喜儿叹气了,不过,她可不是羡慕,而是对好友的未来忧心忡忡,这个最渴望结婚生子的女人会不会最后囤积在家里当库存?

    她默默的在心里祈求老天爷保佑,这位李净亚小姐真的不贪心,只要让她嫁得掉就好了。

wwW.7WENXUE.com下 //书 //网
上一章 返回列表 (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)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艾佟作品集
艾佟其他作品: 《财神爷》《新娘爱落跑》《精悍奇才女》《独宠妾心》《囊中物》《采红妆》《情夫缠》《抢婚狂徒》《恋恋蝶依》《我的暴君》